【社會圍爐3rd回顧:還是要爭取勞權啊,混蛋們!】


by思賢

台灣的勞權一直是最受矚目的公平正義議題。若要了解關於台灣的勞權現況,就要先了解目前第一線工會組織的現況。

人生百味舉辦的第三場社會圍爐論壇—「還是要爭取勞權啊,混蛋們!」

除了邀請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先生與談之外,也邀請「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(簡稱台灣警權協會)」成員農瑀與阿多,以及清潔員工會陳星宇,分享他們推動工會的心得。

台灣工會的困境

阿多(現職警員、台灣警權協會成員)根據自己的經驗,說到員警的勞動權益已經被犧牲到難以忍受的地步。由於目前台灣警力不足,使警員嚴重的超時工作,因為警察是24小時待命,民眾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是找員警最方便,所以很多夜間發生的問題如家暴,民眾也會找向警察。
保守的職業文化常常是推動勞權的巨大阻力。阿多認為:警大與警專的養成規訓,限制了警察工作權的意識。這些規訓有些直接反映在罰則,像男女警生在公共場合牽手會遭申誡,或是透過學長的「電人文化」,將服從權威與吃苦精神連結在一起。這一切創造了警察身份的神聖化:無私、刻苦、犧牲奉獻。這種神聖化的現象也發生在像消防員、教師身上。阿多的言語透露出台灣社會存在著阻抗勞權意識的保守力量:當職業具有神聖的使命,你就必須服從;如果用個人權益去對抗這個神聖性,很容易被看成自私,甚至違反職業倫理。這種觀念透過職前教育與外在社會輿論的強化,使爭取勞動權益的人必須承受污名化的壓力,結果勞權不但難以伸張,連招募基本的工會成員都很困難。
因警力嚴重不足,過度繁雜的勤務與不合理的輪班制度已經明顯侵犯了勞權,甚至職業的神聖性都很難繼續為這種長期過勞合理化。即使如此,警察工作權的推動仍舊舉步維艱。
農瑀(現職警員、台灣警權協會成員)表示,基層員警對這些過勞狀況當然有所抱怨,也會向上反應,但總無法發展出完整的制度,警界內部的座談會往往流於「摸頭大會」。農瑀指出:現在基層員警只能寄望出現體恤下屬的「好心長官」,但是「就算遇到好長官,他/她能做多久?」這種人治取代法治的思維,確實限縮了工會發展的空間。
人治的基本概念是將權力賦予一個德高望重的人,由他這個人決定現實工作和勞動基本權益衝突時該如何拿捏。諷刺的是,從沒有人能夠保證當權者擁有高超的道德修養與非凡的智慧。如果遇到不懂體恤下屬的長官,基層勞動者就只能留在社會邊緣的裂縫中呼喊,除非眾志成城,個人實在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改變現狀。對此,農瑀認為「團結」是捍衛工作權益的基本門檻,透過不斷倡議,去組織完善的工會就是必要的途徑。

將工會與真實生活結合在一起

如果反工會的言論總是和保守意識結合在一起,那麼我們要如何克服這個障礙?事實上,工會和勞工生活結合在一起,可以編織一套更穩定安全又富具人味的人際網路。工會不只是人才、資訊的交流場所,也能將勞工們的情感凝聚起來、創造更團結的社群生活。來自清潔員工會的星宇在演講時,就說明工會創造的人際互動,是真實的情感連結,透過這樣的途徑,工會才能生活化地推廣,慢慢讓民眾體會工會的價值。

台灣勞權意識的現在與未來

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表示:目前只有不到3%的台灣勞工有參加工會。這個現象充分說明了台灣勞權有待進步,工會的功能與勞權意識尚未開始深入人心。勞權價值由淺入深有三個層次:保障勞工利益、平衡勞資權力、深化人權思維。我們或可漸次推動勞權在台灣的發展。

關於保障勞工權益,星宇也提到有關爭取退休金、職業安全、工時限縮、提高薪資等直接連結到勞工利益的項目,總是勞工想到工會時最先想到的事情。孫友聯打趣地說:「工會幫你多爭取一個月的年終,可以幫你繳30年的工會會費,還有比這個更好的績優股嗎?」這些工會功能是最淺層、卻也是一般勞工最直接關心的面向,是推廣勞權意識初期必須著力的地方。

關於勞資雙方的權力平衡,就牽涉了誰掌握了利益分配的決定權。雖然勞工人數比資方多很多,但是一盤散沙無法聚集力量,只有透過工會組織才有可能和資方過當擴張的權力相抗衡,讓勞工參與自己經濟生活的各種決定。

最後一點,也是最深層的勞權價值是深化人權思維。人為什麼要勞動?個人不能為了賺更多錢拼命加班嗎?孫友聯說:勞權是要限縮我們的勤勞。這句話聽起來有些奇怪,但往更深一層想:極端的勤勞勢必侵蝕人的健康,等到生病了會連最基本的身體自主能力都開始流失。所以,社會規範必須有限度地限縮人的勞動自由,以免自由被外在的功利價值反噬。
台灣的勞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我們不需要悲觀,就像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所言:只要台灣參與工會的人超過某一個門檻,就能快速推廣勞權的觀念並深入勞工的生活。我們樂觀、也期待「破窗效應」的到來!
【社會圍爐3rd回顧:還是要爭取勞權啊,混蛋們!】 【社會圍爐3rd回顧:還是要爭取勞權啊,混蛋們!】 Reviewed by 張貴智 on 下午4:52 Rating: 5

Abo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