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夥伴隨筆】策展專題:晚餐吃什麼?

by.剛勇
「晚餐吃什麼?」這是下班下課後最常聽到的對話開頭。
餐桌前我們彼此傾訴、抱怨、大笑,晚餐如同營火般凝聚人與人。這或許是一日中生理最鬆散放肆的時刻,心卻因此更加緊密相依。

而街上擦身而過的那個人,晚餐時間又將如何度過?赴約途中等待號誌亮起,等待運輸轉車的片刻,不小心觀察起附近擦身而過的身影:有些獨自疾行,有些結伴漫步,有些則是常駐於此,彷彿不曾離開。 

透過訪問記錄下街頭人們的晚餐時間與故事,是什麼樣的食物餵養這些身影?又是什麼樣的身影穿梭於脈搏般的街道,支撐起一座城市?
走進看,我們或許並無如此不同。

-------
感謝美麗永安生活展覽館的邀請聯合策展,即日起將舉辦為期兩個月的展覽,人生百味展區除了計畫介紹、限定糧倉外,我很任性的增加一區街頭採訪系列文(感謝主辦,讚嘆主辦)
歡迎大家來現場看展,
也請多多支持跟政黨票一起選前告急的人生柑仔店群募:
https://www.flyingv.cc/project/9420
-------

【 訪問對象:街賣者 】
小明與小樺是一對在街頭販售彩券、玉蘭花與人生百味商品的伴侶,兩人分處於同捷運站兩邊出口。
熙來攘往的日常街頭,小明總會貼心地先努力賣掉一半的玉蘭花,盡量減輕小樺之後接手的壓力;而輕度身障的小樺則是在工作之餘為小明購買晚餐。當天的工作若提早結束,便會帶著小凳坐到小明身旁,兩人並肩閒聊,整理渡過漸深的夜。
吃飯時間:PM8:40

------
Q:晚安,吃飽了嗎?

小明:
下午的時候吃了熱豆花。平時在街上販售商品,湯湯水水不方便收拾,加上怕吃飯時忽然有客人來,所以通常不會在街上吃正餐。另外小樺有服用藥物,隔日無法早起,通常是在下午過來。我們時常收攤後才會一起去吃飯。

Q:此時出現在街頭的原因?

小明:
平常工作時間從中午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九點,作息一定要跟一般上班族錯開。不少人會在中午出來吃飯時順便買花,晚上回家途中買個彩券。
小樺:
這個時候常會肚子餓,我常到附近的餐館買兩人份的麵食。老闆娘人非常的好,時常偷送些小菜或加量;出國玩的話,回來也會帶份點心紀念品給我們。

Q:今天是如何度過的?

小明:
前一晚會先把花訂好,但實際送來的量並不一定,畢竟是得看天吃飯的農作物。花商約凌晨四五點會將花送來,這時我媽會先做簡單整理,擦掉露水跟去硬梗。
中午我出門前,媽媽也會協助準備器具與設備,大概要花半個小時才能將所有商品跟桌板安置好。
過去在捷運通勤途中,我就會開始串玉蘭花。其實花不太好串,花梗大小不一,剛開始手常被鐵絲刺破,一樣的傷口還會連續被刺好幾次,做了幾了月才開始比較上手。
很有趣的是,我後來發現相較於東西一次全串好,大家對於邊工作邊串花這樣的行為似乎較肯定,也比較願意購買。於是我現在都是到了定點後才開始慢慢做。

Q:與街頭的關係?

小明:
在街頭工作,最常接觸到的就是人了。這是條熱鬧的大路,我無聊時就會觀察路人。其中又特別喜歡看哭鬧的小孩。
他們非常有趣,笑的起因也許很簡單,哭的理由卻有千百種。通常小朋友哭鬧的原因是吵著要某個東西,但偶爾也會出現特別的原因。我常喜歡觀察猜測他們想達成的目的,也會思考家長該以如何的態度應對最為恰當。

Q:曾在街頭遇到什麼樣的故事?

小明:
有時會遇到大方的客人,刮中彩券分你一半,或是一次大量買許多商品。臨走前還會道聲「辛苦了,加油」,讓人感到非常溫馨。
小樺:
有個姊姊常來跟我買花,她有個也十分愛吃甜食的女兒,只要家裡有新的零食,姊姊就會帶來和我分享。前幾天他忽然送了兩張西提的招待餐券,讓我跟小明一起好好慶祝耶誕。我真的十分感動,常想著,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溫暖的人。

Q:你心中理想的街頭樣貌?

小樺:
許多人可能認為街頭很無情、冷漠,但我們仍在一些時候會接收到適時的溫暖與關心。
小明:
我認為現在的制度與執法單位是不友善的。其實我們願意被納入體制中,請發放友善的牌照給街頭辛苦討生活的人吧。

Q:不考慮現實因素的話,想在此時此刻吃份什麼料理?

(兩人異口同聲)臭豆腐!

Q:(大笑)選擇這份料理的原因?

小明:
臭豆腐是我們兩個人都很喜歡的小吃,但永康街偏偏沒有賣!有時候比較早收攤,我就會叫小樺坐在我的腿上,開著電動輪椅一起到師大夜市,合吃一份解解饞。 

小樺:
剛開始真的覺得這樣的姿勢好彆扭。因為以前是站在輪椅後的踏板,一直到後來腳逐漸無法久站。 

小明:
這個方法是我發現的,目前還沒看到有人這樣坐。之前這樣搭捷運時,有對老夫婦很驚奇一直盯著我們看,我直跟他們說:「六萬。」這台電動輪椅真的值得買。
小樺:
天啊,真受不了你耶(笑)!

【後記】
訪談到一半時,小樺帶著我到常去的餐館外帶餐點,沿途中認識的店員和擺攤的大哥大姐互相打鬧開著玩笑,來到餐館時,老闆娘也出來親切地打招呼。「你看!老闆娘送我們小菜耶。」小樺開心地從塑膠袋拿出小魚乾與泡菜,並將魚乾貼心倒入小明碗中。 

在最後問到兩位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公司與街頭會想待在哪裡,兩人皆回答了公司,因不用承擔不穩定的經濟壓力。不過小明提到,現在許多公司並未提供足夠友善的無障礙空間,並且老闆通常希望雇用較輕度的身障者。另外小樺也因服用處方藥等因素無法早起,在配合一般公司作息上困難重重。 

街賣,是他們經幾番糾結後,兩三年前擇定的謀生方式。這或許未達兩人心中理想的生活,但顧客的友善、鄰近店家的親切,舒緩了不少對於未知明日的不安。街頭販售者,在現行尚無法提供給每個人適合工作的主流市場中,扮演著不甘輕易示弱的角色。這些人創造自己的工作,同時鬆動了空間與挑戰舊式體制。聽來叛逆,但身處其中者,圖的不過是與每個人相同的,主導自己的生活權利罷了。如此平凡,卻也如此沈重。 

「身障者的生命相較之下是十分脆弱的。這幾年看到的人事變遷,讓我逐漸對努力賺大錢存錢不再那麼執著,」小明不經意聊起了幾位在中年早逝的友人 

「把握時間陪伴心愛的人,偶爾也該小小揮霍,吃頓大餐也不錯,對吧?」
小樺坐在一旁笑著
「你以前有點節儉過頭啦,現在是進步一點了。」
------
「食物;待續」特展
展期:一○五年一月九日至三月十五日,每日十一點至十九點(每個月第一個周一休館)
地點:新北市美麗永安生活館(中和區中和路三九○號二樓)

【夥伴隨筆】策展專題:晚餐吃什麼? 【夥伴隨筆】策展專題:晚餐吃什麼? Reviewed by 張貴智 on 下午1:16 Rating: 5

Abo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