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那些我們應該知道 卻不知道的小事 貳】

by大伯

7成左右的街友有工作

那麼為什麼他們買不起房呢?

根據專家統計,街友最常從事的職業,是你我在馬路邊經常看見的舉牌工。當然,也有不少街友選擇到廟會出陣頭,或者擔任臨時清潔員的角色。

這些工作的特點是,即便有簽契約,但大抵是不需要雇主投保勞健保、也沒有延續性的「非典型」工作。早上到派報社簽約、聽候發落、坐上貨車,隨著一站又一站,街友們像是貨物一般,被放置到各個定點,展開一整天的舉牌工作。
當我們嫌棄員工餐廳單調不變的菜色時,街友們得從有一天沒一天的日薪,拿去買午餐。根據統計,通常只有假日會有機會的舉牌工作,一天八小時,一千元是最高的薪資;只拿到六、七百的,大有人在。
雖然看似符合最低薪資的規定,但沒有任何的勞健保與福利。出了事,醫藥費也得自己負責。牌子不見、有所損壞,即便不是自己的錯,也得自掏腰包。

東扣西扣,要怎麼存積蓄呢?更別說,被財團炒作的房地產市場,加上有著說出「買不起就不要買」的政治人物,我們又怎能期待,努力工作的街友,也能夠享受到「居住正義」的果實?
「居住正義,不是我們有房子住,就解決的事情。」一個國家的強盛和道德程度,端看他如何對待貧窮的人。印度聖雄甘地,這麼提醒著後世的我們。
上班、上課的時候,只需要帶上需要用的東西,其他物品就放在家就好。那麼,無家可歸者,如果找到工作的話,他要去哪裡放家當呢?他的「家」,在哪裡?

去年,萬華剝皮寮有個非常特別的展覽,叫做「棄物展」。由當代漂泊策展,呼籲社會大眾與政府,必須建立友善的公共空間,特別是收納街友所剩無幾的「家當」。

試想,好不容易賺到了一些錢,所買下的睡袋、衣物、碗筷,如果當天工作回來,就發現全被當做廢棄物清理殆盡,你會作何感想呢?活在一個「身家財產隨時會消失」恐懼之中的人,該如何放心工作?

既然有了工作,應該就租得起房了吧!

很可惜的是,街友從事的,大多是不固定、臨時性、無勞健保以及退休保障的工作。即便有七成左右的街友有工作,但超過八成的街友,月收入不到五千元。

在一個動輒月租上萬的城市或國家,這樣的勞動條件,怎能實現居住正義?即便存到租金和押金,一旦房東察覺來看房子的人,可能是位街友 - 我們無法樂觀地相信,臺灣,是個可以包容流浪狀態的國家。
請讓我們在呼喊人權與正義的同時,也想想看似與「我們」不同 - 但走近一看,其實沒什麼不同的人們。
【那些我們應該知道 卻不知道的小事 貳】 【那些我們應該知道 卻不知道的小事 貳】 Reviewed by 張貴智 on 下午12:29 Rating: 5

Abo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