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條口香糖背後的故事:我們終於活到今天啦 By大伯

前幾天進工作室看到這一款泡泡糖,不禁拿起來反覆端詳許久,心裡也慢慢浮出一句話:啊,人生百味也走到這裡了啊。

從一開始根本不知道街賣者從哪裡批貨來賣、怎麼訂價、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開始,隨著一一的拜訪、聊天、討論,人生百味不停地調整想法與做法,而人生百味也 漸漸明白:街賣不是一個平面、單調、不被重視的社會現象,而是支撐每一位來自不同背景、卻都想要自力更生的人們,可以養活自己與家人、更從中實現自我的工 作。
像是曾經與人生百味合作的鮮花校長。三年多前,因病成為身障者的校長,辭去了工作賦閒在家。回憶起當時的心境,校長說「自己跟廢人一樣。」
然而,在遇到一位校長稱為「師父」的身障者後,校長跟隨著師父的指導、甚至是接受來自師父的開業基金,開始在捷運市政府站連通道,販賣起一束束美麗的鮮花。

 「剛開始的兩、三個月,有時候甚至一天都賣不出一束花。」校長回想起當初從排斥街賣、不喜推銷開始,到願意「走上街頭」、甚至是從事著自己當時不願意嘗試的工作,校長意外地發現街賣的價值。
「街賣這一行,談的不能只是賺多少,應該是人際的互動所帶來的成長與感動。有時候,一天賣不出多少花,但只要有人上來問、有互動,就會想持續做下去。」
即便冒著生意不好的風險,校長仍堅持不叫賣、不強迫推銷,「把我對鮮花做的研究,分享給顧客,讓顧客知道各種花該怎麼保存、可以放多久;我也會聽到顧客講自己種花、買花的經驗。這樣的教學相長、看到人際間擦出的火花,我覺得非常高興。」
我們便是在理解了校長的親身經驗與體悟後,漸漸明白「街賣」對一個人來說,意義並不僅止於養家餬口,更有著建立自我認同、職業尊嚴的價值。
也許,並不是每一位在街頭上銷售商品的街賣者,都像校長一樣,願意做出如此改變;但是當這個社會,仍有人願意嘗試著突破、嘗試著為日益冷漠的街頭,帶來少見的溫暖與光芒時,這個社會是否應該給予這些人們,一個努力嘗試、實現自我的空間?
也許,你會認為行動不怎麼方便的人們,「應該」去庇護工廠、「應該」待在家裡,或者「應該」去比較「安全」的工作環境。
但是,在這樣的想法背後,是否應該去思考:庇護工場或是你認為比較安全的工作環境,真的適合每一個有需要的人嗎?如果,我們限制了身障者必須待在製造業的 生產線工作型態、或是由屏風隔起同仁的辦公室環境,更或是只能與家人互動的家裡面,我們是不是在「出自好意」的同時,限縮了另一群人選擇較符合個人需求與 性格、適才適性的可能?
而街道是否「安全」、是否阻礙了「行人」通行、是否造成市容的「混亂」,更是回到我們如何看待「街道」這樣的公共空間。是甚麼樣的法規與文化,讓街道不再 對「用路人」是安全的?造成不安全的來源,又是誰?前面所說的「用路人」,包含了誰?街道為什麼不能是讓任何人,能夠謀生的場域?混亂是對誰製造了混亂? 混亂一定是不好的、需要被消除的嗎?
人生百味沒有明確的答案,也不認為上面的問題會有終極的解釋。這些都是身為公民的各位,需要逐一省思的問題。思考與討論並不容易,但對需要這個場域謀生的人們來說,眼前的生存更是艱難。
這條經過知名設計師改造的泡泡糖,是期待透過產品視覺的改變,讓更多走在路上的行人們能夠停下腳步,親自地去與這些街賣者接觸。從石頭湯計畫開始,人生百 味便相信,有了接觸,便有機會進一步地理解,而接下來便有可能走向同理、信任與互助、支持。而這也是人生百味堅持,是用提貨券的方式,要讓消費者很麻煩地 走去找街賣頭家取貨而不是宅配到府。
能夠來到這一刻,人生百味要再次感謝台北設計之都,使人生百味有機會在築點設計的牽線下,與聶永真設計師、飛壘口香糖、貝殼放大、以及更多的街賣頭家合作,共同推出這一款「有些地方有,有些地方沒有」,街頭限定的街頭泡泡糖。
的確,一條泡泡糖不能帶來甚麼天翻地覆的變革,對於每天都在煩惱收入與生計的街賣頭家尤是如此。但是人生百味希望,如果在這樣的消費過程裡,人們對於原來 不熟悉的「他者」能出現想像的翻轉、甚至產生同理與信任,那麼,「用消費改變世界」、「你的消費決定世界」便獲得了最真實的印證。
說了這麼多,真心有感而發。感謝所有支持或曾經參與人生百味的朋友們。這一步,是我們一起走過。而下一步,更需要您與人生百味變成「我們」,持續堅定地向前,與這群在街頭上奮鬥的街賣頭家們,一起打造街賣的新世界。
--
【一條點亮街頭的泡泡糖:提貨券預購中】 預購為街頭頭家提供更多保障
支持請進:http://doyouaflavor.wix.com/bubbleplayer

一條口香糖背後的故事:我們終於活到今天啦 By大伯 一條口香糖背後的故事:我們終於活到今天啦 By大伯 Reviewed by Shu-Huai Chang on 上午9:48 Rating: 5

Abo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