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夥伴隨筆】 當以為就是這麼一回事時

北車外圍有位大叔,九點半左右是他整理準備休息的時間。

每次分享石頭湯時,上前詢問是否需要來份麵或餐,大叔總會帥氣的說一聲 "NO, thank you!"

「大叔你英文講得真好!」

「我以前可是住過美國呢。」

這樣家常的對話就這樣一個月一次,持續了半年。與大叔並不熟,這樣的來往四句簡單的對話成了習慣,也是我們對彼此唯一的了解與認識。

第九次的石頭湯,本因志工人數充足且夥伴已累積起默契,放心將帶領沿途分享的任務交給男生們,自己留在食物區分配與統籌。將近分享尾聲,菜色見底,整理了一下空盒,拍拍微麻的腿。這才忽然發現腳邊放了一袋香港朋友特別蒐集送來的飯店盥洗用具。人家特地從香港提到大稻埕的工作室來,絕對不能就這樣徒勞無功,辜負她的心意。

我和第二次參加分享志工的雯娟一起,拎著塑膠袋開始沿路詢問。散發濃郁香氣的肥皂與梳子、刮鬍刀等清潔用品,廣受當晚每位朋友的喜愛。還遇到了一個蓄著鬍子的阿北,詢問是否需要刮鬍刀時,他摸摸鬍子,想了一下,和善說「不用好了。」

我點點頭,回他:「也對,現在這樣很好看。」然後我們一起笑了。

剩下最後兩塊肥皂時,剛好走到了美國大叔旁邊。我抱著一如往常會被拒絕的想法,還是開口問道:「大叔,你有需要肥皂嗎?我們朋友送了好多。」

「肥皂喔...(思考) No, thank you! ありがとう!」

「疑!大叔你還會說日文啊!?」

「開玩笑,我除了Spanish其他都會說呢。」

於是這是第一次,我蹲著,挪了個舒服的姿勢,開始與大叔閒聊。

「大叔你還記得我嗎?我每個月都有來喔。」

「當然記得,不然我才不會跟你喇賽。」

閒聊之中才知道,原來大叔是基督徒;原來大叔已經中風三年,右半身無法動彈(雯娟還握著他的手為他禱告,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禱告的溫暖和力量,雖然只是旁觀);原來大叔跟北車附近的牙醫診所很熟,還一直建議我們去那裡檢查牙齒。

旁邊的大姐也笑嘻嘻的與我們有一搭沒一搭聊起天來。之前她因為電視台跟拍入鏡非常氣憤,但其實私底下 (到底何謂私底下?) 是個和善又有點雞婆的人,一直勸我不要當設計師畫奇怪的圖,念高師當老師比較好。

「可是小朋友好吵,我受不了啦!」

「不會啦,小朋友很可愛呀。」

我和大叔說,我也在學日文,可是學得很爛很慢。他便開始提點學習日文的訣竅跟口訣,可惜太累了實在記不起來。

「大叔,我下次再來問你好了。」

「不然我把電話抄給你,你有問題就打來問我 (拿出一本筆記撕下一頁) ,這是我的日記,我記性很差的,誰對我不好我不記下來改天就忘了。」

原來大叔有寫日記的習慣。

「好啊,還是我下個月再來問你,面對面比較清楚。」

大叔抬起頭,對我笑了一下。

「下個月你就看不到我囉。」

「疑,為什麼?」

「我存了一些錢,準備要租房子啦。一直睡在這裡也不是辦法。」說完又笑了。

「嗯,太好了恭喜你。」

這說不定最後一次看美國大叔。

太好了,謝謝香港朋友送來的香皂,讓我有機會能跟大叔道別。

還以為習慣了這種心神教會的感覺,還以為習慣了每次蹲下身的分享。不堅持持續九次,怎麼能得到這樣驚奇的感受。

還好我們說了便做了,還好我們持續了,真是神奇的一鍋湯。




【夥伴隨筆】 當以為就是這麼一回事時 【夥伴隨筆】 當以為就是這麼一回事時 Reviewed by 勇雍 on 上午1:05 Rating: 5

Abo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