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夥伴隨筆】反貨貿

by阿德
我只能從一個商學院的畢業生,淺談我念經濟學所感受到的侷限性。

我以前念經濟學的時候,念到了一個可以考試的水準時,
很自然而然的,就相信了古典經濟學的學派,
相信自由市場的效率,會讓社會更好

相信每個人都自利的競爭思維,會讓社會更好
相信是我選擇並且認同了古典經濟學理論

之後,我慢慢覺得奇怪,為什麼商學院的同學,
幾乎不約而同都相信這些論述,我才發現,
我們其實根本沒有選擇,因為這個經濟學早就預設了立場,
這種經濟學一直都在「完全競爭市場」「資訊完全對稱」的假設上,因此人不需要有任何「道德」,只要「自私」就好了,我很自私沒關係,自由市場會搞定一切。

但在現實上,這兩個假設從來不存在啊
食、衣、住、行,你跟我說說哪個是完全競爭市場?

「資訊不對稱」根本就是大多數公司賺錢的基礎
而為了讓一切可以分析,古典經濟學造了這個烏托邦,然後跟你說,自由市場最讚,這到底是什麼邏輯。

(雖然根本就有一個專章在討論:「市場失靈」,但那章對我而言,大概就是一個先背下來選擇題會考的概念,完全不影響我對「自由競爭市場」的強大信念)

所以,其實可以讓人追求「自身利益最大化」的市場環境,根本就不存在,而這種以「自由競爭」出發的思維卻已經變成社會的主流。

你還覺得賺錢生活這件事不需要「道德」,不需要「價值判斷」嗎?
賺錢生活需要考慮的更多,如此一來,人家也才會考慮你。
有一位前輩跟我說:「阿德,你覺得我這樣做生意很奇怪對不對,我跟你說,我覺得你們才奇怪,我們以前就是這樣做生意的,人,比錢重要」

有人說,
如果開放了,台灣產業垮了,就該讓它垮。
但我認為台灣產業不能垮,
因為你不知道中國產品「競爭力強」的代價是什麼?

代價就是大多數人的「生活」
經濟,指的是生產到消費的過程,是生活,不是賺錢
所以,我不只反對服貿、貨貿,也反對自由貿易。

---後記---
我不只知道我不要什麼,我也知道我要什麼,
相較於自由競爭,我比較喜歡民主共生,

對立於資本主導的自由市場,
我比較喜歡由參與者主導的產業民主化

對立於競爭而產生的階級社會,
我比較喜歡以長期共同生活為基礎的平等社會
【 夥伴隨筆】反貨貿 【 夥伴隨筆】反貨貿 Reviewed by 張貴智 on 下午4:06 Rating: 5

About